• 缅北:罪恶的人奶工厂-银糊涂-小说-缅北:罪恶的人奶工厂全文免费阅读

          备受读者关注的一本小说《缅北:罪恶的人奶工厂》,分享给大家,该文的男女主角分别是简小安,是作者大神银糊涂力创的佳作,也是十分催泪的一本小说,新西兰的牛奶举世闻名,那你听说过缅北的特殊奶制品吗?耳边有人痛苦地低吟,而且声音越来越大,渐渐地把我从冗长的沉睡中唤醒。睁开眼睛,我愕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。身上没有伤,但身上的衣服很脏,好像还有一些黏稠的液体。我......

          缅北:罪恶的人奶工厂-银糊涂-小说-缅北:罪恶的人奶工厂全文免费阅读

          《缅北:罪恶的人奶工厂》精彩节选

          新西兰的牛奶举世闻名,那你听说过缅北的特殊奶制品吗?

          耳边有人痛苦地低吟,而且声音越来越大,渐渐地把我从冗长的沉睡中唤醒。

          睁开眼睛,我愕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。

          身上没有伤,但身上的衣服很脏,好像还有一些黏稠的液体。

          我有洁癖,但此时顾不得这个,只是茫然地看向周围。

          我旁边的铁笼子也关着一个女人。

          女人身上穿着破烂的连衣裙,腹部高高地隆起裙子下面淌出了血水。

          此时的她满头大汗,紧咬着牙关,强烈的疼痛让她浑身发抖,以至于整个铁笼子都在随着她身体的抖动而「当当」地发出声响

          看来她是要生产了。

          不过我没时间关心别人的事,我来这里有我的目的。

          三年前我的姐姐随着亲戚来缅北打工,后来莫名其妙地失踪。

          我亲戚说她有可能被当地的黑团伙抓住,成了「奶人。」

          利用老同学周正扬警官的职务之便,我摸清这个黑团伙的主要势力范围,便深入虎穴,为的是找我姐姐。

          现在我淡定地看着周围,这又潮又黑的环境,连个窗户都没有,好像是地下室。

          头顶吊着一个昏黄的白炽灯,又没有风,不知道为什么那灯还一直在晃来晃去。

          前面的角落,还有三个铁笼子。

          空着一个,另外两个里面也有人。

          不过,那两个女人好像已经习惯了,在铁笼子里面睡姿安详

          「啊——」

          我旁边那个铁笼子里的女人突然大叫一声。

          然后我看到一团血淋淋的东西从她的裙子下面钻了出来。

          看到那小腿儿蹬了两下,我终于确定那是个刚出生的小婴儿。

          好像是混血,小婴儿皮肤酱油色,长得也不好看。

          女人虽然极度虚弱,却还是一把将丑丑的小婴儿抓了过来,在自己那肮脏又破旧的裙子上擦了擦,把他抱在怀里,然后疲惫地睡去

          婴儿的哭声很柔弱,就跟猫叫似的。

          浓重的血腥味儿在周围蔓延,薰得我想吐。

          我的后背下意识地贴紧铁笼子的内壁,仿佛这样就能离那对浑身鲜血的母子更远一些。

          「哐当!」

          突然房门洞开,门口透出来的光,让我可以肯定现在是白天。

          一个 60 多岁的妇人一只手里拿着拖把,一只手提着一桶水进来了。

          她的身后跟进来两个壮汉。

          「可以让我跟孩子待两天吗?」

          女人的眼睛里充满了祈求,可怜巴巴地望着老妇人。

          老妇人目光却很冷漠。

          她走了过来,不声不响地把女人怀里的婴儿从铁笼子的缝隙里扯了出去。

          动作太过粗鲁,小婴儿可能被刮伤了,突然「哇哇」大哭。

          笼子里的女人惊慌失措。

          可老妇人已经把婴儿拽了出来,随手就扔进了墙角的垃圾桶。

          孩子的哭声惨烈,铁笼子里的女人急得「嗷嗷」直叫。

          「江婆婆,求求你帮帮我吧,把他送出去交给别人养也好啊」

          被叫作江婆婆的老妇人冷冷一笑:「交给谁?这里每年要处理那么多,我去哪儿找人给你养孩子?」

          随后那个刚刚生产完的女人被从笼子里拉出来。

          江婆婆伸手在她的胸部捏了一把。

          乳白色的液体瞬间喷射而出,空气中充盈着浓烈的奶腥味儿。

          「货不错!」

          江婆婆脸上充满喜悦。

          2

          两个壮汉粗鲁地把那个女人身上的裙子扯下。

          江婆婆用冷水泼在女人的身上,简单地冲洗了一下她的身体,然后她就被赤身裸体地拉出去了。

          江婆婆仿佛松了一口气。

          「又多了一头奶牛!」

          话说完她就开始用水冲还布满血迹和羊水的铁笼子,然后用拖把把地上拖干净。

          小婴儿的哭声在垃圾桶里越来越虚弱。

          「江婆婆」

          我想跟她说,那孩子会死。

          但当她回过头,我看到那冷漠的眼神,就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了。

          江婆婆有些不屑:「想求我放了你?省省吧,我只是个拿了工资在这里打杂的糟老婆子,救不了你!」

          打扫完卫生,她转身就走。

          「哐当!」

          地下室的铁门被关上的声音震耳欲聋。

          自始至终角落处那两个铁笼子里的女人连声都没吭。

          「你们不害怕吗?」

          我不解地问了一句。

          其中一个女人看了我一眼:「不想死得太快,就听话。」

          我这才发现,她的腹部也微微隆起,应该已经怀孕了。

          「这里到底怎么回事?刚才江婆婆说又多了一头奶牛,什么意思?」

          我问道。

          那个女人告诉我,这里是缅北的地下人奶工厂。

          女人被拐卖到这里就会被强行人工授精,等到怀孕产子,女人们的正式任务就是每天产大量的人奶。

          想起裤子里的不适感,这么说我已经被强行人工授精。

          抑制住想吐的冲动,我尽量地让自己表现得胆小、怯弱。

          「人奶工厂?这些人怎么这么变态,他们要那么多人奶干什么?」

          我颤颤巍巍地问。

          那个女人告诉我,被抓来的姑娘们分娩以后就能自然产奶,这些新鲜的、环保绿色没有任何添加的人奶,自然是价格不菲。

          主要用于一些高端的化妆品定制,也提供给一些富人的家庭食用。

          甚至有些富翁成年人也在喝人奶。

          「等我们怀孕以后,他们就不会虐待我们了,每天给我们好吃好喝的,就等着我们生了孩子能多产奶。」

          说到这里,女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好像还有所期待。

          虽然对这个产业早就有所耳闻,听她这么说,我还是忍不住寒意油然而生。

          「那我们岂不是真的跟奶牛一样」

          「别他妈吵了,还让不让人睡觉!」

          我的话还没说完,那个一直在睡觉的女人突然不耐烦地吼了一声。

          刚刚跟我说话的女人猫起了腰蜷缩在铁笼子里,小声地对我说了一句:「别说话了,打扰到朱利亚休息,她告状我们就会挨打。」

          看向朱利亚,我发现她的肚子大得就像一座山。

          因为常年被关着,缺少活动,朱利亚的四肢显得短促,肚子上脂肪很厚,就跟奶牛一样丰满

          3

          主动跟我说话的女人告诉我,她叫艾娃,来自新加坡。

          她是自愿来这里的,为了给父亲治病,她把自己给卖了。

          摸着她的肚子,她的表情很平淡:「人嘛,有得必有失,看开了也就无所谓了。」

          艾娃还很年轻,也就 20 岁出头。

          我尽量放低声音:「朱利亚是不是就快生了?」

          「预产期还有 20 来天吧。她在这里已经好几年了,是人奶工厂的老功臣。等她生了,老板还会安排特殊的产奶房给她,对她可好了」

          对她好,所以当牲口一样把她关着?

          这逻辑真是搞笑!

          不过,我倒是从这姑娘的话里得到一个信息:朱利亚已经来了很久,是这儿的老人了。

          我怯怯地看一下朱利亚:「姐姐,你认识简童吗?」

          朱利亚那原本显得很慵懒的眼神,突然就充满警惕。

          「你问她干什么?」

          不敢暴露我和姐姐的关系,我装得很随意。

          「我只是随便问问,想知道她死了没有!」

          虽然面不改色,但我的心情却随之一沉。

          我还没看到姐姐,不知道她还在不在。

          朱利亚的嘴角出现一丝冷笑:「我倒是希望这个贱人早点儿死,只可惜她的命太长!」

          姐姐还活着!

          我的鼻子一酸,却还要强作镇静。

          耳边响起周正扬临别时的警告:简小安,这些人阴险狠毒,千万记住宁愿无功而返,也不要铤而走险!

          我不敢问太多了。

          朱利亚不耐烦地转过身去。

          她那大得夸张的肚子,还时不时地冒起一个小包。

          胎动很频繁。

          只可惜,就算孩子现在怎么活泼好动,出生以后也只会被扔进垃圾桶

          毕竟还要产奶,考虑到营养要全面,这里的伙食并不差。

          甚至还有鸡腿和鸡蛋。

          晚饭时间到了,江婆婆先从铁笼子的缝隙塞进来一个盘子,然后直接将饭菜倒进盘子。

          动作就像在喂猪。

          关在笼子里的人不能起身,只能侧躺着身子,艰难地进食。

          艾娃和朱利亚早就习惯了,一边吃饭一边还「吧唧」嘴,满脸油,好像还很享受。

          我没办法接受这样的进食方式,默默地又把饭菜从缝隙里递了出去。

          江婆婆眼神还有些嘲弄:「绝食?放心吧,从这里出去的只能是死人。」

          话说完,她就拿起我那份饭菜里的鸡腿开啃。

          「这些人都去了哪里?」

          我将目光看向周围。

          有很多铁笼子是空的,横七竖八地放在这间地下室。

          「怀了孕好好地养身体,生了以后就住有空调的产奶房!哪能还在这黑暗的地下室待着。」

          这么说我姐姐有可能在产奶房。

          江婆婆送完饭,粗略地打扫了一下,然后拎着垃圾桶出去了。

          夜里蚊子很多,时不时地还有老鼠从身边跑过。

          艾娃早早地睡着了,说梦话,口里甜甜地叫着 Daddy。

          朱利亚没睡着,一直捂着肚子拉着脸,一脸便秘。

          到了后半夜,她开始辗转反侧,后来便哼哼唧唧。

          艾娃被她吵醒了,关切地问:「朱利亚,你怎么了?」

          「我好像要生了。」

          朱利亚痛得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。

          我有点儿担心了:「不是说还有 20 多天吗,你这是早产」

          「你给我闭嘴!」

          可能肚子实在太痛,朱利亚迁怒于我。

          这女人是个刺头子,我也懒得用热脸去贴冷屁股,转过身去装睡着了。

          朱利亚在铁笼子里辗转反侧,有时候阵痛来袭,她甚至痛苦地用头使劲儿地撞着铁笼子。

          长长的头发带着血迹,都挂在笼子上面了

          天亮的时候她终于生下了一对双胞胎。

          小小的人儿粉扑扑的,比昨晚那个女人生的孩子好看多了。

          其中一个小孩子的头一直在歪来歪去,嘴巴做着吸吮的动作。

          小家伙是饿了,在找奶吃。

          朱利亚拉着小家伙的腿,一把把他扯到自己面前。

          标签: 缅北:罪恶的人奶工厂 简小安 银糊涂

          缅北:罪恶的人奶工厂相关小说

          为您推荐